2009年5月25日星期一

月供股票的盲點

自金融海嘯發生後,不少投資專家或者理財顧問均提及平均成本法 Dollar Cost Averaging (DCA),他們直指DCA是「精明投資」, 因為這種投資方式異常簡單,適合大眾投資者進行長線投資,達到「穩賺」的目標。

一般而言,DCA是應用在月供投資上,當中可以包括基金或者股票。DCA是不用理會單位價格的高低,持之以恆地以固定金額作定期投資。當市況不穩時,單位價格便會向下,而當期供款便能買入較多的單位;反之,當市況良好時,單位價格自會上升,但由於供款金額維持不變,故買入的單位會較跌市時為少。長遠來說,單位的買入價會拉勻,緩和短期市場波動對投資組合回報的影響。

另一方面,DCA能有效建立投資者的紀律。因為不論任何市況,投資者都維持參與,不需太過依賴對市況的分析;不會因為過度樂觀而增加投資風險,亦不會因為過度恐慌而錯失入市良機。

當各位讀者看到這裡時,心裡頭是否在盤算著DCA的效益「究竟DCA是否真如理財顧問所述般,長遠而言必定穩賺無賠呢?」 答案當然不是,DCA其實存在一定限制,此法只適合於以下市場走勢,ㄧ). 有波幅但反覆向上 二). V型、U型或者碗型。

投資顧問很多時均會舉出很多DCA賺錢實例,惟投資者必定要留意利用DCA賺錢的前提,就是整體市況長遠向上。倘若投資項目整體市況長遠向下的話,DCA只能協助投資者越買越平,累積單位數目雖然越來越多,但是虧蝕同樣卻愈來愈大。最佳的例子就是假如閣下於2000年開始月供電訊盈科股票的話, 就算是用平均成本法都不能不賠本的,這是因為電訊盈科九年來的走勢都是反覆向下。

另一方面,DCA是否長期都能將成本平均化呢? 其實DCA在開始的階段確實可以有效將成本平均化,但愈到後期由於每期供款金額相對於已供款金額的比例愈來愈細,就算此時價格不斷下跌或處於低位,對全期平均價影響有限。

坊間有不少理財顧問常常鼓吹DCA的威力,有意無意之間誇大它的效用,好像投資者只要利用此法便不用留心投資的項目,亦不需擔心市況波動,長遠必定能夠「賺錢」。中國人有一句說話:「針無兩頭利」,DCA當然有不少好處,對於波動性大而反覆向上的市場尤為合適,亦有效減低投資者看錯市的風險,但是它亦有自身的限制,投資者在開始月供計劃前必定要好好選擇投資市場或者產品,不要胡亂投資,而且需要定期檢討投資組合及策略。

請緊記:「世間上並不存在不需費神的投資項目,亦沒有穩賺不賠的投資方法!」

5 則留言:

hetty 說...

Larry,

對於月供的第二個限制,我相信是要到月供資金累積到一定的規模,再供的部分拉低平均價的效應才會减低.雖然我不喜歡月供股票,但仍很好奇想知這個規模可量化嗎?也就是具體地講,要累積供到多少資金或是多少期,再新增的部分才對拉低平均價影响甚微呢?

Plau 說...

Totally agree.

To hetty, you can do a simple maths. If you deposit fixed amount monthly, when u reach 2-3 yrs, that say 24 months on ward. The extra contribution didn't average out the investment too much. SO don't listen to BS from those so called financial advisor anymore. Trust yourself ;)

steve在日本的生活 說...

絕對同意!
月供股票還要付一定的手續費給銀行, 成本不輕. 所以steve一定係先儲了一定數量的現金, 在低價時才入市, 投資成本由投資者完全掌控. 有錢還怕買不到好股? ^^

Larry 洪龍荃 說...

HETTY:

很難有一個確實答案,因為很視乎供款的金錢數量,PLAU也提出了相類的答案,可以參考一下。

PLAU:

感謝提供意見及解答,的確,我們不能完全相信財務顧問,最好是培養分析能力,並以他們的意見作參考。

STEVE:

是的,你說得很對,一些較有經驗的投資者是可以等待時機,自行買入,成本相對會較低。

Ivan 說...

我是個採用供股票的人,你提到題我都有考慮過,但實際情況並不如你所言般差。
1) 了解過電盈的情況的人,一定不會月供電盈。
2) 以月供5000元為例,手續費為50元,只佔整體的1%,加上免存倉、免收股息手續費,亦避免因為市場波動而錯失入市時機,手續費不貴。月供亦能令不少人能買入每手成本特高的股票,如果儲一筆錢來買入,或許到時股價已經升了不少。
3) 平均成本的能力比你說的好。假設你每月月供1000,買了4年,平均成本為X,總成本為48X,如果股價下跌了30%,即0.7X,每次買入的數量比平時的多了42%,所以新增部份對影響整體成本的能力不是如你所說般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