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8日星期四

羅傑斯談美國大衰退

訪談地點是新加坡,因為羅傑斯已經從美國紐約搬家去了新加坡,他還把自己的女兒送到了當地的華語學校。

記者問:看起來今年初我們擔心的金融災難都在發生中。 。
羅傑斯:沒錯,而且越來越多了。如你所知,伯南克(美聯儲主席)和他的伙計們開始來援救了,這可能會把問題掩蓋一段時間,當然我不知道他們能掩蓋多久,然後災難就會繼續。他們能掩蓋六天還是六週?我不知道,我倒是希望我能夠知道,但我真不知道。

記者問:伯南克應該做些什麼“正確”的事情呢?
羅傑斯:辭職!

記者問:除了辭職之外,他還能做點什麼來挽救這場災難繼續滑向深淵?
羅傑斯:在現在這個時刻,看上去他真做不了什麼。他本應該提高利率的,這就是他應該做的事情,換了別人也一樣,最終市場會這麼做,無論他是不是想要這麼做。
但現在的問題是,他已經把那一大堆的垃圾債務放到自己的財務報表上了,他讓聯儲背上了大約4000億美元的可疑負債,我意思是,他原本可以避免這件事。他本就應該提高利率,這會管用,雖然這將帶來短期的巨大衝擊,但如果我們不打算承受短期的損失,長期來看必定損失更多,接下來事情只會越來越糟糕,貝爾斯登(已經破產並被收購)就是其中之一,接著是房地美,房利美。
接下來的麻煩還會更大,為什麼問題會越來越嚴重?這是因為我們一直在通過小修小補來掩蓋問題,這從長期資本管理公司的破產就開始了。他們想把所有人都救出來,於是格林斯潘就降低利率,在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後他又降低利率,所以我猜想伯南克可能會試圖糾正這一切。
但他並沒有這麼做,他本應該提高利率,雖然這也解決不了問題,這是因為美國現在正被恐怖的稅收體系問題所困擾,有來自各方面的訴訟,還有教育系統的巨額負債,還有很多很多很多其他問題,他們要花時間去解決。如果他真打算著手去解決,那麼我們就會立刻遭受困難,但這至少會讓問題暴露出來,整個系統也有了好轉的可能性。
可惜這只是理論上的,伯南克並不打算這麼做,對他來說最應該做的就是解散美聯儲,然後自己也走人,這會是最好的解決方案,但他會做嗎?當然他不會,直到現在他還認為自己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記者問:我記得今年年初你說過,多數美國人到現在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現在各種問題接連爆發,你現在還是這麼看嗎?
羅傑斯:沒錯。

記者問:那你現在能不能用最簡單的話告訴大家,到底發生了什麼?
羅傑斯:在過去的200年裡,美國的民選政治家和流氓們總共讓美國背上了5萬億美元的負債,但是在過去的幾週裡,某些官僚又讓美國背上了5萬億美元的負債。
突然之間我們的負債規模增加了一倍,我們應該告訴公眾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些債務都是怎麼背上的,以及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如何惡化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船還沒沉,當然人們的想法各不相同,有些人不希望被煩到,有些人覺得這太複雜難以理解,等等。
我相信當年的大英帝國走向衰退的時候,肯定有不少人大聲疾呼: “同胞們,我們犯了太多的錯誤了! ”當然,沒人聽他的話,一直到改正錯誤的最後機會也錯過。
當年的西班牙,羅馬帝國,它們衰退的時候,我相信也有人早已看出問題了

記者問:很多專家並不同意-至少說並不理解-美聯儲的現行政策,那麼這些決策人如何相信自己做的都是正確的事情呢?你是怎麼看的呢?
羅傑斯:伯南克是個極端短視的人,他把自己的整個學術生涯都花在學習如何印刷鈔票之上了,現在我們把印鈔機交給了他,他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開動機器印鈔票。
伯南克說,美國的房地產業沒有問題,房地產相關的金融業也沒問題,似乎這是他在2005年或2006年說的。
他掌管了美聯儲,而美聯儲就是用來管理整個金融體系的,因此他必定知道一些內部的真實情況,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是因為猶豫不決,這個傢伙並不理解什麼是市場,他也不理解什麼是經濟,即使是最基礎的經濟學,他唯一學會的就是印鈔票,他就懂這個。
沒錯,他好像還擁有博士頭銜,似乎還是經濟學方面的。但經濟學有200多個子分類,而他學的是“印鈔學” ,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他準備,打算,能夠去印鈔,並給每個人填窟窿。
整個金融體系快要完蛋了,這裡並沒有什麼新鮮事,以前就發生過,而且已經發生過很多次。

記者:歷史已經表明失敗的金融體系會產生什麼後果。
羅傑斯:是的,現在的情況並不是第一次,早就發生過,但由於伯南克就只會印鈔票然後把我們帶入蕭條,他會說: “沒問題,快去印鈔票吧,把今天頂過再說。 “然後,當然他會把自己陷得更深,因為當你第一次印鈔票的時候,你解決了問題X的與此同時問題y和z也冒出來了。

記者:現在我們有了危險的先例。
羅傑斯:你說的完全正確,他的繼任者還會幹同樣的事情。

記者:你認為前美聯儲主席保羅沃爾克會怎麼看待這一切?
羅傑斯:沃爾克是真正理解中央銀行的人。至少對我來說他的看法非常清晰,他算得上是美國最後一個稱職的央行行長了,在歷史上沃爾克和威廉mcchesney李柱銘算是稱職的人。
你知道, mcchesney馬丁說過一句名言,他說中央銀行行長的職責就是,當晚會順利進行的時候,他就該把酒桶搬走了。可是現在的美聯儲呢,他們是當晚會已經失去控制的時候,反而拿來越來越多的烈酒。 mcchesney李柱銘肯定會在人們快要發酒瘋之前把酒拿走,而現在形勢已經失去控制了。

記者問:當初我們就談到過,這會是美聯儲的末日嗎?這會是美國央行的第三次失敗嗎?
羅傑斯:沒錯,在歷史上我們已經有過兩個央行,而他們最終都消失了,不管是什麼原因。而這個也會消失,這是我說的。

記者問:你似乎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就是預測拐點何時到來的能力,那麼你說說何時人們會把錢放在牆角,然後你去拿起來?
羅傑斯:那是指投資的方法。

記者:歷史數據表明,市場上血流成河的時候去投資,那麼回報會最大。
羅傑斯:不錯。

記者問:那麼會不會有什麼跡象能夠表明,美國的這場金融危機何時會觸底反彈?或者說達到自身的拐點?
羅傑斯:是的,但這是一條漫長道路,事實上,在我們有生之年似乎都看不到了。不過我在上週的時候已經把自己的空頭頭寸獲利了結了,雖然不是全部。如果你要問暫時的拐點,我想我們已經達到了。
如果你回顧歷史的話,你會發現所有那些陷入衰退的國家在失敗之前都嘗試過直接的經濟干預,美國早已開始了直接經濟干預,例如,我們不讓中國人買我們的石油公司,我們不讓迪拜企業買我們的碼頭,等等諸如此類。
如果一切都超出了政府的控制能力,那麼這可以看做是一個信號。政府的控制通常來說只是衰退過程中發生的故事,從歷史上來看,人們開始日益對現狀不滿,於是要求政府來干預,而政府的干預又會把事情給越搞越糟。
在二戰之前,日元兌美元的比價是2:1 ,而二戰之後日元兌美元的比價是500:1 ,這就是一場崩潰,同時這也是底部。
對於美國來說沒有什麼精確的預測,我只能說事情會越來越來越來越糟糕。
這和大英帝國的衰退很類似,在1918年的時候大英帝國是地球上最富有最強大的國家,他後來還贏得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但是到了1939年,只花了一代人的時間他們就開始對經濟進行政府控制了,為了嚴加監管他們甚至規定,凡是不以英鎊作為貨幣的人就是叛國罪。
記者:叛國罪?我還不知道這事情。
羅傑斯:是的,叛國罪的一種。曾經人們可以使用任何他們想要使用的東西作為貨幣,金子或者其他什麼金屬,銀行也可以發行自己的信用憑證,你也可以使用別人喜歡的信用憑證。
可是到了上世紀三十年代,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了,他們開始規定使用英鎊之外的貨幣都是叛國罪,接著政府開始全面控制經濟。然後呢,他們就迎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問題早在戰爭之前就爆發出來了,戰爭只是加劇了問題的嚴重程度。到了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英國差不多已經破產了,他們的政府長期債券再也賣不出去,請記住,在兩代或者三代人之前,他們還是地球上最富裕和強大的國家。
挽救英國的到底是什麼呢?原來他們發現了北海油田,當然撒切爾夫人認為是自己救了英國,其實她只是運氣好而已。撒切爾夫人在1979年當上了首相,與此同時北海油田開始大量產油。英國的財務狀況一下子就變好了。
要知道,即使是特瑞薩修女來當首相,或者是斯大林,卡特,布什等等,只要他們在那個時候當上英國首相,他們都會幹得不錯。上帝給了我這麼大一塊油田,我當然會把經濟搞好。這就是故事的本質。

記者問:如果撒切爾夫人沒有當上首相,結果會有不同嗎?
羅傑斯:誰知道呢,那時英國已經重病纏身,可能這也是她能當上首相的原因,我相信她可能把某些事情做對了,但如果沒有北海油田那些石油,英國還是會繼續衰退。
所以我們有生之年可能也看不見美國觸底反彈了,剛才講的英國只是一個例子。

記者:對於投資者來說,這真是個可怕的消息。
羅傑斯:是的,但請記住一點,由於美國實在是太過富有和龐大,因此它的衰退過程需要很長的時間,你不可能在十年或二十年的時間裡做到這一點,需要有一大批的自以為是者耗費巨量的工作,才會把美國給搞垮。英國的例子我前面已經講了,衰退過程至少有四五十年以上,因為他們的家底太厚,即使是敗家子也足夠他們敗上一陣子了。
就好比津巴布韋,他們也要花上十多年的時間來敗家,他們的總統蒙博托在1980年上台,一直到1995年情況還不錯,可是現在呢,那裡就是一場災難。
這對於新加坡來說可能是優勢,這裡有巨量的財富,而人口只有區區四百萬,所以即使新加坡人從2008年開始敗家,他們似乎可以永遠敗下去。

記者:有沒有什麼信號可以表明這一切最終結束?
羅傑斯:有,當每一個美國人都開了瑞士銀行的賬戶,那就可以確信差不多到頭了,因為國家肯定會立法禁止開設外國銀行賬戶,而大家都打算去違法,這就說明情況已經沒法再壞了。

記者:人們總是想要保住自己的錢。
羅傑斯:是啊,你去看看那些對經濟嚴加控制的國家,你會發現政治家們總是告訴大家把錢弄往國外是非法的,可他們自己卻把錢弄往國外。

記者:我們看到在南非或其他國家,人們總是想盡辦法要把錢弄出去。
羅傑斯:人人都已經看出來了,當然包括那些政治家們,他們會說: “別人這麼幹是非法的,而我就是合法的” 。這種日子也會到來,等到每個國會議員都擁有了國外銀行帳戶的時候,這差不多就到頭了。
當然,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1 則留言:

wanstr 說...

do you know this is just part 1 of the interview? maybe you should also take a look at 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