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2日星期一

美國政府快將破產?

今時今日,美國每一天的債務增加為17億元左右。至今,美國債務總數已累積至9兆7000億元,相當於美國國民生產總值(GDP)的65%,假若我們把債務除以美國3億人口,我們發現每個美國人最少為政府負債3萬多美元。有人甚至統計,假若國債按照這趨勢上升,到2040年時美國國債將會是國民生產總值的244%。

假如我們番查歷史,我們發現美國政府在克林頓管治時,財政情況相當不錯,政府可以做到沒有赤字,不過隨著布殊上台後,赤字節節攀升,最主要原因是他在任期內發動多次戰爭,導致軍費開支龐大。

國會預算局(CBO)日前預期,在布殊下台後,明年的聯邦赤字將創伊拉克戰爭後歷史新高,直逼4380億元,而當中還不包括政府拯救「二房」的2000億元鉅資。因此,政府救二房,雖然有助穩定金融市場,不過卻把國債變得愈來愈大。

美國退休人士有難

美國擁有「社會安全稅」(Social Security Tax)和「醫療保險稅」(Medicare Tax)等聯邦稅,而這些稅收是用來給退休者的社會安全金所用,以及運用在照顧老人、弱者所用的醫療福利。

有調查顯示,假若我們將國債、社會安全金、醫療保險費用等一一相加,我們會發現美國政府的財政黑洞竟有53兆元。假若我們今次把所有債務分攤下來,我們會發現在每個美國人都要為政府負擔17萬5000元!

老實說,更大的財政危機還在後頭。假若當戰後嬰兒潮一代開始退休,這群佔全美人口四分之一的一代,每天退休人士將以1萬人的速度增加,而且會持續20年,社會福利金和醫療保險將會吃掉愈來愈多政府稅收,因為目前政府為人民滿足基本需求,每花1塊錢在兒童身上,在老人家身就要花上4塊錢。簡單來說,財政黑洞只會愈來愈大,吞噬美國政府,但倒楣的還是人民,不管是付稅者或是受益人統統受罪。

而退休潮對政府負擔造成的更龐大聯邦醫療保險負擔,則更不用談了。而身負53兆元財政重擔的美國,卻仍只埋首短期議題,對此長期問題仍提不出對策。

美國擁有四大赤字---紀錄片《I.O.U.S.A.》

領導赤字,指的是民主國家如美國,選票是一切,為取悅選民,政治人物在極短的任期內只關心眼前事務,卻為長期問題埋下一顆顆未爆彈。只顧眼前享受的問題,不只是美國領導問題,人民亦是如此,支出大於收入,所以造就嚴重的儲蓄問題。

儲蓄赤字,美國最大的經濟基礎,就是消費,70%的經濟是靠消費支撐來的,但是,許多人用的是未來的錢來消費,所以政府欠很多錢,國民一樣也欠很多錢。 在2000年後的今天,美國的儲蓄率不只低於1%還是負號的,到-2.9%。

這背後代表的意義是,舉債度日的美國人根本買不起美國國債債券。所以,債券都是誰買走了?答案是日本、中國和阿拉伯油國。過去不論是二戰和越戰,購買國債的多半是愛國的美國人民。現在,將近50%美國國債是握在外國人手上。回到1987年,短短20年前,外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僅略過15%。

而貿易赤字問題,美國一樣依賴中國,中國是美國最大貿易伙伴。而中國的貿易順差(Tade Surplus)是世界第1名,美國則排名世界第224名,難看地拿下世界貿易逆差(Trade Deficit)第一名。進口總值遠大於出口總值說明的是美國人消費的遠大於生產。

直接衝擊一:稅收增加
無底的財政黑洞,不只衝擊老人、小孩,更開始對每一個在美華人造成兩大直接衝擊:稅收增加與美元貶值。

「加稅是必然趨勢,因為債始終要還,一是我們自己還,或是讓子孫還,但最後都只能透過加稅解決。」戈登表示。

不過,兩黨總統候選人不都口口聲聲說要減稅?馬侃說要維持小布希的減稅計畫,歐巴瑪雖要增加高收入家庭的稅,但卻還是承諾要對中產階級減稅。加稅這一議題,似乎無論誰上台都不在選項內。

其實不然,一來,多數專家不看好共和黨的馬侃上台後能說服國會多數的民主黨維持現狀,最終可能妥協,特別是在增加投資稅率上。至於,若是歐巴瑪上台,經營會計師樓近30載的陳操勳直言:「到頭來,歐巴瑪可能違背初衷,使大部分中產階級蒙受損失,而非獲益!」

原因出在,歐巴瑪仍只模糊地說將以年收入20萬元的個人或25萬元的家庭為中產階級界線,不敢說死。陳操勳說明,若以20萬元為基準,這樣高收入者在2005年在美國僅佔5%至6%,而現在這樣收入者的最高稅率已是35%,歐巴瑪最多也只能增到39.6%,換句話說,僅多4.6%的稅,推算下來,對國家稅收助益不大。「這樣是沒辦法應付歐巴瑪對低收入家庭提出的眾多優惠的,最後只得再把加稅門檻降低,收入10多萬元的中產家庭一樣會被加稅。」

要不加稅,只有縮減預算,但這對下一任總統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特別是小布希總統在任內還留下沒打完的仗。

在冷戰後一度減少的軍事費用,在布希任內中東兩大戰爭後,一路攀升,現在已經佔聯邦預算的20%,動彈不得,仗打不完,預算將持續需要這麼多。就算要撤軍,眼前又另一筆更龐大的支出。

今天,聯邦預算中有53%的經費是固定要支出的費用,像是社會安全、醫療保療保險等,剩下的經費,有20%被軍事費用把持,能運用在教育、交通的費用少之又少。縮減預算難,加上債務龐大,如多數財經專家預期的,增加稅收似是最後的必要手段。

直接衝擊二:美元貶值

美元貶值也會是美國財政惡化的嚴重後遺症。

美元雖不再強勢,但美元仍是國際通用貨幣。1971年前,美元至少還跟黃金掛勾,黃金能保障美元的價值,全球貨幣也安心的跟著美元走。後來,美元與黃金脫勾後,全球貨幣仍跟著美元,但實際上,除了美國政府,已沒有東西能保障美元的價值,換句話說,美國政府理論上是可以愛印多少鈔票就印多少。

這也就造就了奇特的現象:負債的人竟然可以自己印鈔票還債。換做在現實社會裡,金融秩序早就大亂。而多印鈔票的結果,就是貨幣貶值。

所以從2002年起的美元貶值,讓不少人質疑,美國是在變相減少債務。「貶美元,確實是可以減輕債務的,」陳操勳舉例,1960年代時英國因為連年征戰,加上失去大量殖民地,差點破產,政府索性讓英磅大貶25%,債務頓時減輕,英國起死回生。「不是每個國家都有能力這樣做的,美國有這能力,這是非到緊要關頭不得已才使用的絕招。」

金融分析機構麥肯錫(McKinsey)在2008年的季刊也做了恐怖的假設:只要美元以比2007年1月時的價值急貶30%,到2012年美國的經常帳戶(Current Account),也就是支出和收入就能達到平衡,而且重點是,美國不僅可以擺脫外國債務人的身分,還能搖身一變成為大債主,讓別人欠美國錢。

這讓各國人心惶惶,抱著過多的美金反成燙手山芋。也難怪,中國政府在2005年宣佈不再單一盯住美元。許多國家也開始持有更多元的貨幣,而非緊跟美元,這也造成美元的進一步貶值。

簡言之,財政黑洞讓美國政府有意識的貶值,讓擔憂的各國也不得不拋掉過多美元,美元貶值似成為必然趨勢。

美難逃厄運 做足準備

日前《紐約時報雜誌》上有篇名為「厄運博士」(Dr. Doom)的文章,敘述的是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諾力爾‧魯比尼(Nouriel Roubini)的故事。

最先預言美國地產泡沫化厄運的他,現在則預言經濟危機厄運即將降臨美國,因為美國有著「如次級貸款般的財政系統」,而這是他經長年研究得出的結論。過去,他提出地產泡沫化時,人家當他是瘋子,現在他提出美國經濟崩盤時,人們視他為先知。

有哈佛大學血統的魯比尼,過去作了一系列關於1990年代新興國家經濟崩潰的研究,從1994年的墨西哥、1997年的泰國、印尼、韓國亞洲金融風暴、1998年的俄國與巴西,到2000年的阿根廷,他發現現代國家經濟要崩盤有一大共同點:赤字太多,支出大於收入。

在瞭解癥結點後,他決定找出下一個會經濟崩盤的國家,反覆研究比較許多國家後,他驚訝地發現,下一個面臨風暴的國家就是:美國。

參考資料來自"世界日報"

2 則留言:

kc18 說...

可否抽空到我網站寫一寫投資文章!kc18.com

匿名 說...

Follow the hyperlink bellow and free download Conceal IP Platinum.
The actual hyperlink bellow and free download Hide IP Simple.
A one-stop go shopping for internet anonymity and safety.


Stop by my webpage ::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