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5日星期二

經濟學家眼中的石油頂峰論

自從哈伯特成功預測出美國石油產量將在1970年前後達到高峰以來,特別是經過坎貝爾和西蒙斯等人此後不遺餘力的宣揚,“頂峰論”(Peak Oil)日漸深入人心,大有成為主流輿論之勢。所謂“頂峰論”,是指全球範圍內(或某個地區)石油生產已達最高出產能力並開始滑坡,從而引致預期價格上升,最終推動現實價格上升。雖然全球石油生產頂峰具體何時到來,仍存不少爭議,但多數人的共識是早晚要來。

如果認真考察一下“頂峰論”支援者的背景,他們大多是地質學家、石油工程師,或者是媒體記者、投資銀行家等,很少是真正的經濟學家。那麼,既然高油價事關全球通脹、金融穩定、貿易運輸成本等諸多經濟議題,是個重要的經濟變數,經濟學家是如何來看待所謂“頂峰論”的呢?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格裏高利-曼昆曾說過,雖然從十個經濟學家身上你能聽到十一種聲音,但是當與其他領域學者混在一起時,你會發現,經濟學家們在各種問題上立場又出奇一致。筆者對此深以為然,這顯然與其受過共同的正規現代經濟學思維訓練有關。不過,如果一定要揪出點瑕疵的話,大概就是曼昆忽略了歷史因素。

不過,經濟學家並不嚴格區分“頂峰論”與“衰竭論”,因為在他們看來,問題的實質都是一樣的:隨著供給日趨減少,價格將日益高昂。美國經濟學家羅塞爾-羅伯茨曾以小說形式虛構了一位經濟學教師山姆-戈登,在第一天上課時,向學生提了個問題:已知世界探明的石油儲藏量為1.238萬億桶,每天消耗為8000萬桶,什麼時候這些石油將用完?並要求學生一分鐘做出回答。可許多學生用計算器算了半天也沒有結果。於是,戈登告訴他們,答案是永遠用不完。因為價格過高時,人們就不會再使用石油而改用其替代品作燃料了。剩下的石油由於開發成本太高,無人開發,自然不會用完。羅伯茨典型地代表了大多數現代經濟學家的看法。

能源經濟學家詹姆斯-漢密爾頓進一步闡述了經濟學家對“頂峰論”的主張。假設當前全球油價本應為每桶60美元,人們預期兩年後國際油價將上漲至200美元(不難想像,一些國際投機力量在此過程中會積極強化這種預期的形成),那麼,事實上當前的油價就絕不可能僅為60美元。道理很簡單,如果兩年後能賣出三倍的價格,人們何必現在就從地下把它開採出來呢?因此,石油產量頂峰的到來在一定程度上會被推遲。當然,把石油儲存于地上油庫其實也是基於同樣動機——待價而沽。由於當前的石油供給受到限制,在需求不變甚至更強烈的情況下,價格會上漲。因此,這就部分解釋了為什麼油價最高能達到145美元而不只是60美元。但凡事有不利一面,就有好的一面:按此邏輯,兩年後的油價很可能也到不了200美元,原因一是追逐利潤的套現行為會讓囤積的石油在未來某個階段大量釋放出來;二是需求者會大量買入石油期貨或期權避險,從而實際上降低石油的單位消費支出。

由於美國經濟前景未卜,目前國際原油已階段性回落至120美元左右,人們似乎大可鬆口氣。不過,若某些不可測因素(地緣政治、投機因素)導致油價短期內重新反彈,再次大幅上漲,例如,超過200美元,結果又會怎麼樣呢?很可能市場預期被徹底打破,需求價格彈性將就此發生根本性變化——石油進口國痛下決心投入鉅資開發節能技術和替代能源,從而最終減少對石油的依賴。上世紀70年代兩次石油衝擊的經歷已證明了這一點,整個西方工業體系對石油的嚴重依賴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就已大大降低。

歷史上,木柴和煤炭沒有帶來人類的末日,相信石油也不會。

4 則留言:

匿名 說...

能不能說一下金價呢 thx

Larry 說...

你好。老實講,我對金價的前景是樂觀的,因為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對美元沒有任何信心,假若美元長遠是下跌的話,黃金將會是非常好的投資選擇。

匿名 說...

多謝你既意見

匿名 說...

我不認為會是這樣.
金價本質上已經太高了.
目前還有很多下跌的空間.
假如你看淡油價的話,
沒有理由會看好金價.
理論上金價跟油價亦不會背馳.

但我認同你說美元長線會下跌.
金價回到合理價後才會上升.